综合新闻

但见子弹与弓箭交错流窜

名为复仇的掠夺出现在旅人眼前的,是个被沙漠包围着的小小国度。“这就是这次的世界啊,看起来还真是小呢。”旅人肩膀上一只像是精灵般的生物,这么说着。“虽然小,但说不定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喔。”旅人用着略带期待的语气这么说着,他的名字叫做悉业,而肩膀上的生物则叫黑色回忆。外貌看起来二十不到的悉业,其实已经超过二十岁了,长相略嫌秀气的他,总是会被人错估年龄。而称之为“黑色回忆”的奇妙生物,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个娇小的女孩,而外型则是如同鬼火般的一团淡蓝色火焰,里头包着一个黑色的女性身形,看起来就如同神话中的“精灵”。名叫黑色回忆的奇妙生物,是悉业的“业”。所谓的“业”,是每个人都拥有,但只有少数人才可以操控自如的特殊能力。而悉业的“业”更为特别,除了可以用来窥视敌人情报外,甚至拥有着可以自我思考与对话的能力。“不过实在很难让人相信,通往‘乐园’(nirvana)的道路,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。”所谓的“乐园”也称为“nirvana”,那是个传说中的完美世界,其意义超越了一般人口中的“天堂”,是一个“绝对”的世界。传说之中,里头绝对不会有一点痛苦,毫无战争、病痛,甚至连时间都不存在,只有真正的永恒。因为某些理由,悉业与黑色回忆开始了这趟寻找乐园的旅行。凭着悉业手中的《乐园启示录》,悉业可以穿梭在这多重世界之中旅行。而现在两人来到的,则是旅途之中的第一百二十三个世界。“不过话说回来……刚到这世界就被人热烈‘欢迎’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啊。”“同意,尤其是欢迎的人手中拿着武器的时候。”悉业与黑色回忆对话的同时,却见四名拿着各式武器的男人,正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。“小兄弟,你是初次来到这儿的访客吧。”“是的。”悉业点了点头,“四位大叔是强盗吗?”此言一出,四名男人不由得露出了窃笑。“你搞错了,我们不是强盗。”“了解,这样的话,就请你们让开吧,我不大习惯让拿着武器的人围在自己面前。”“不好意思,要我们让开我们办不到,我们是为了‘复仇’而来的。”“复仇?我并不记得自己跟你们有过什么恩怨。”“严格说来,我们也并非是针对你。”“了解,但那样的话,又为什么要找我呢?”“因为我们都很穷,所以我们复仇的对象,是所有比我们富裕的人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其余三人都满意地点了点头。“你大概并不晓得吧,这个地方是允许‘复仇’的,只要一个人能提出别人造成自己痛苦的理由,就可以合法进行复仇。”“了解,还真是神奇的法律啊。”“嘿嘿……但也多亏了这法律,我们这群贫穷的人终于可以过活了。”“你们的意思是说,现在要我把钱交出来给你们吗?”“就是这样没错,看不出来你很聪明嘛。”男人说着,并走上前了一步,但悉业却退了一步。“稍等,我想先确定一下,为什么别人比你们富有,会造成你们的痛苦呢?”“因为富裕的人可以买米、买肉、可以住大房子这些事情,让我们看了都很痛苦。”“你的意思是说,人们过着自己的生活就是错了啰?”“不,我的意思是说,他们过得比我们好,让我们觉得痛苦,所以我们要复仇。”“但是,只要比你富裕的人,把自己的钱都给了你们,让你们比他富裕,这样就可以了,对吗?”“没错,就是那个样子,如果不这样,我们就会对那个人进行复仇。”“原来如此,我懂了。”悉业说着点了点头,于是男人满意的将手伸了出来,但悉业却摇了摇头。“我不能把钱给你们。”“为什么?你不是已经听懂了我们说的话了吗?”“我是懂了。所以不能把钱给你们,因为给了你们,贫穷的人就成了是我,那我就必须报复你们,于是你们又必须把钱拿出来不是吗?可是那样你们又比我贫穷了,于是你们又会找我复仇,所以我就必须再把钱给你们,但那样我又变穷了,这样下去根本不会结束,所以我决定不把钱给你们,就这样,请让我过去吧。”悉业说着,往前走出了一步,然而男人们却上前挡住了他。“把钱交出来!否则我们就要复仇了!”“办不到,我想我应该已经把理由解释得很清楚了,不是吗?”“你说的理由或许没错,可是还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我们把钱拿走,然后杀了你,这样你就没法复仇了。”说罢,四人很迅速地将悉业给包围了起来。他们四人手中分别拿着十字弓与枪等武器,都是可以瞬间取人性命的事物。“请住手,这是第一次警告。”悉业说着,缓缓地退后了一步,并且将双手举了起来。“把钱交出来!否则我们就杀了你,这是最后的警告!”“办不到,而且理论上就算我把钱给了你们,你们应该还是会为了以防万一杀死我吧?”听到悉业说完这句话,男人们互看了一眼,随即一咬牙,举起武器来对准悉业,准备攻击。突然间,手持十字弓的男子按下了机括来,顿时,有着银色箭头的弓箭,自弓上朝悉业的眉心射出!只见弓箭快速的插入了悉业的眉心——原本应该是如此的,然而,情况却与以往男人们所遇到的不同,悉业一挥手,便抓住了射过来的弓箭。“请住手,停止攻击,这是最后警告。”悉业这么说,并且随手将那弓箭往地上一扔。然而,男人们见到悉业这般的身手,虽然骇然,可是却反而狠下了心来,四人开始朝悉业射击。顿时之间,但见子弹与弓箭交错流窜。“没办法了。”躲开了数发子弹后,悉业微微叹了口气。同一时间,他将双手一挥,只见两把枪从袖子中落到他的手上。两把枪的形状相同,唯一不同的是,弹舱的部分,分别有着凋零蔷薇与黑色死神的雕刻,分别名为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。“小心,他也有枪!”手持十字弓的男子大喊着,但说完这句话的他,随即就被“怨憎会”的子弹给打穿了眉心。眼见自己同伴死亡,更加深了其他人三人的战意,他们继续朝着悉业拼命射击。“对付这种角色,别浪费子弹了,用业吧。”发话的是黑色回忆,平常有第三者在场时,她总是习惯不发言。听到这话,悉业微微点了点头,同一时间,收起右手的枪来。但见一把长约半尺的尖刀,出现在悉业的手上,那叫“幻觉概念”,是悉业惯用的“业”之一。“他会用‘业’!”一看到悉业使出的力量,男人们惊慌的大叫。但同时,他们也认定了自己毫无退路可言,只能跟悉业一决生死。“看来是不可能劝他们投降的了。”说完这话后的悉业,微微叹了口气,同一时间,举起左手来,朝着其中一名男子开枪。而就在“怨憎会”射出的子弹贯穿了男子心脏的同时,悉业快速的冲到了一旁的男人身前,右手“幻觉概念”刺入了对方的喉咙。一瞬间,两人惨死,剩下唯一的男人吓得跪倒在地。子弹已经用尽的他,还不断按着不会击发的枪,似乎在做垂死的挣扎。这个时候,其余三人的尸体发出光芒来,并且进入了悉业的身体内。那些就是他们拥有的“业”,只要杀了对方后,就可以吸收对方的业,成为自己的“零件”。零件共分三种,“速度”、“力量”与“技能”。随着每个人的经历不同,杀死他们的零件也会在成分与量上有所改变,而“技能零件”则是最稀少的,通常只有在杀死了同样可以自由使用“业”的人身上,才可以得到。“不……不要杀我!”存活的男人跪地求饶着,而悉业则是缓缓走上前。“为什么,你们认为我一定会杀了你们呢?”“呃?”听到悉业的话,男人一脸愕然。“我只是想自保,如果你们不攻击我,我自然也不会攻击你们。”“你……你不会想复仇吗?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。“原来如此,因为这世界的规定,让你们认定我一定会照着那个习惯,理所当然的做吧。”了解了缘由之后,悉业不理会拼命求饶的男子,独自走入了前方的国度中。彼此复仇的两家悉业来到了国度之中的某条街道上。那儿有个小小的广场,广场上头这时围满了人。在好奇心的作祟之下,悉业挤入人群之中观看。这才发现到,广场中央插了根柱子,而柱子上则绑了个神情绝望的女性。柱子下方堆了许多干枯的木材,一旁则有另外一个女性拿着火把。“‘猎魔女时代’?不对啊,我们应该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才对吧。”“看起来应该不是。”悉业摇了摇头,接着看向四周。“因为,每个人的神情都好憔悴、好绝望,不像是为了‘正义’或‘神’而处决别人时的那种上瘾神情。”诚如悉业所察觉到的,不管围观的人也好,受处决或者将处决别人的人也罢,没有一个人是欣喜的。仿佛场中央被绑着的,就是他们自己的亲人似的,没有一个人会为此高兴。“请问,有谁可以告诉我,那个女孩为何会被绑在那里呢?”悉业的声音小小打破了场面的沉默,有许多人闻言都往他看了一眼,可是却都没有回答。“似乎是不想告诉我们呢。”正当黑色回忆这么说着的时候,悉业身后的老人叹了口气。“没什么好说的啊,这是每个月的惯例。”“惯例?烧死人?”“不……是复仇。”“又是复仇啊……”黑色回忆小声说着。“绑在那边的女孩,是我们北家的人,而将烧死她的人,则是南家的人。”老者开始将事情的始末缓缓说出。“大约一百多年前吧,总之是我还没出生, 澳门新葡亰官网在线开户我爷爷也还年轻的时候……我们北家的人, 澳门葡京网上开户平台不小心误杀了南家的某个人,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官网于是根据法令, 正确的倍投6种方法南家的人得以复仇,于是就烧死了误杀别人的北家人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悉业点了点头,“可是,应该不只这样吧?”“没错……事情确实不只如此,被复仇的北家人有两个儿子,因为不满父亲被南家人复仇,于是也跑去私底下复仇了,而南家人于是又继续向北家复仇,我们两边就这样复仇来复仇去,光是半年的时间,两家就死了超过十人,而且一半都是妇女与小孩。后来由于死的人实在太多了,于是法律规定,我们两家每个月都只能轮流处死一个人。”“轮流处死?”大概是难以置信吧,悉业重复了一次。“是的,这个月轮到我们处死他们的一员,下个月则是前面那个女孩被他们的人处死,再下个月又换成我们处死那个处死女孩的人,不管是处死或者被处死的人,都是用抽签选出来的。”“永无止境吗?”“没错,只有两边都还有人,我们就得轮流复仇才行。”“听起来好累啊。”黑色回忆喃喃地说着,确实,每个人的神情中都充满了无奈与憔悴。“这个月他们死人,下个月换我们,但是处死别人的人,下个月也会被处死,杀人其实就是自杀啊……”老者充满感慨地说着,以他这年纪来算,相信已经看过这事情不下百次了吧。可能是想到自己下个月也会跟被自己杀的人有同样的命运吧,前方拿着火把的女孩迟迟不敢下手。当然,也没有任何人会催促她,因为考虑到她的立场,其实那火就好比点在自己的身上。“老先生,其实我刚来这个地方,没什么钱,如果愿意收留我几天的话,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喔。”“年轻人,别说笑了,百年来的问题,怎么可能……”老者说着便要拒绝,但是看到悉业认真的神情,让他不禁感到一丝的希望。“好吧,就交给你了。”听到这句话后,悉业点了点头,同时穿过人群走上前来。缓缓走到了手持火把的女孩身旁,将她的火把给夺了过来。“你……”一瞬间,女孩愣住了。却见悉业将火把扔到地上,踩了几下,火便熄灭了。接着在大家还哑口无言之际,悉业以“幻觉概念”斩断了木桩上绑着的少女。“法律规定‘可以复仇’,但是应该没规定‘一定要复仇’吧?”悉业对着围观众人大声问着,一时间,不少人点了点头。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么北家放弃复仇。”此言一出,每个人的脸上充满了诧异。“这样的话,我们会被别人取笑是不敢复仇的胆小鬼的。”一个年轻人如此叫着。“既然这样的话,你上来处死她吧。”悉业微笑提议着,“不过条件是,下个月死的是你喔。而且不仅如此,你的家人会为了帮你复仇而处死他们的人,但这样做他们也会死,如果你愿意,就上来吧。”“可是我们百年来的传统……”“传统是错误的话,为什么不可以改变呢?”于是,众人安静了下来。捡回一命的两个女孩,惊魂未定的被家人给扶了回去。虽然有些许的人并不满意这样的做法,可是依旧还是被人群的意思给盖过了。“悉业,这样做真的好吗?”黑色回忆悄声问着。“之前南家死的人怎么办呢?”“继续是死啊,当然,前提是无法复活的情况下。”“废话,人怎么可能复活啊?”“对啊,就算杀了杀他的人,人还是无法复活的。”悉业微笑说着,“当然啦,之前我们到过那个有七颗珠子的世界是个例外。”为了停止复仇而复仇的人依照老者当初所答应的,悉业在北家住了一个晚上。“感谢你救了小女,如果不嫌弃的话,就让她跟你……”被悉业间接救了一命的女孩,与她父母亲一同来找悉业道谢,并且想以此来答谢,但是被悉业给婉拒了。翌日的清晨,悉业习惯性的起了个大早,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继续上路。“这么快就要走了啊,大可以多待几日吧。”“不用了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”说着,悉业走出了北家的大门。但才刚走在半路上,前方有个中年妇女却指着他大叫:“就是他!就是这个人害我丈夫的仇无法报的!”闻言,悉业向前看去,却见得一个怀中抱着婴儿的妇女指着自己,在她身后,则站着一个独眼的持刀男人。“悉业,你认识她们吗?”“不认识,但是大概知道是谁。”悉业说着,不禁微微苦笑。其实他早就有预料到事情会如此了。眼前的妇女,就是上上个月被南家处死人的妻子。“就是因为他的多事,害那个烧死我丈夫的女人竟然没有被烧死!”妇女指着悉业大吼着,由于声音充满了愤怒,使得在她怀中的婴儿哇哇的大哭了起来。“就算烧死你丈夫的女人被烧死了,综合新闻那么也必须赔上另外一个女孩的一条命,不是吗?”悉业冷静地问着,相比之下,对方的神情就显得是异常的激动。“我不管!反正就是有人应该要偿命!”“无法理解,这种奇怪的逻辑。”悉业说着,微微摇了摇头,接着看向那位跟在她身后的独眼男子。“请问,你应该是杀手吧?替她向我报仇的人。”听到这句话,独眼男子冷酷的笑了笑,接着走上前了一步。“阁下的话有一半对一半错误,首先,我确实是替她向你报仇的人,但是在这之前……”说罢,男子忽然将半举的刀转过来指向了妇女,正确说来是指向了她怀中的小孩。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别开这种玩笑!你疯了吗?”“我没疯,只是在进行在你之前的委托。南家的人,被你丈夫烧死的小孩双亲,要求我向你复仇。”“胡说八道!我丈夫也已经被杀了啊!他也被其他人给复仇了啊!”“很遗憾,他们觉得这样不够,他们希望……让你也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,就如你刚刚说的啊……就是有人应该要偿命!”说着,独眼男子便打算将刀刺入婴儿体内,然而,却瞬间转过身来,劈开了悉业朝他射过来的子弹!“这件事情跟阁下无关,请不要插手。”独眼男子如此说着,然而悉业却未放下手中的“怨憎会”。眼见如此,独眼男子叹了口气,随即对着悉业摆出了对战姿态。这个时候,本来想找悉业报仇的妇女,已经趁此时抱着婴儿跑了,独眼男子未出手阻止,似乎是认为可以轻易把他们给找出来吧。“杀手先生,劝你放弃吧,我想你应该是赢不过我的。”“呵呵……看不出来一副孩子面孔的你,却这么自大啊。”“并非,这不叫自大,只是我讨厌无意义的杀戮。”“……告诉你一个常识,我并不是杀手,在这个世界中,我是‘停止复仇的人’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为了复仇,一个人会去杀另外一个人,然后那个人又会被另一人杀死,如此永无止境,但是我却可以停止这种事情,只要我替他们杀了他们想杀的人,就算有人想找我复仇,也都会被我杀了,只要我不死,就可以阻止别人复仇,所以我是阻止被人复仇的人。”“哇,真是歪理啊,与其在这里,他更该去上次那个‘政治家的世界’呢!”黑色回忆不禁这么说着。同一时间,独眼男讲了一句“这些话是你死前最后听到的”之后,便一刀朝着悉业杀来!独眼男子先是将刀往后举起,冲刺过来的瞬间将刀刺出。异常快捷的速度,让悉业几乎没有时间开枪。于是当下使出了“幻觉概念”来,顿时,双方兵刃相碰,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“哼哼,好样的,阁下的武器不差嘛,可以挡下我这把‘村正’的突刺攻击。”说罢,男子突然将刀一推,顿时拉开两人的距离。“要对付阁下,看来也只有速战速决了……”只见独眼男子将刀收入了腰上的刀鞘之中。“什么啊,这么快就放弃了吗?”“不……是‘拔刀术’!”一瞬间,悉业看穿了对方的攻击招数,而几乎是同时,独眼男子也已经冲到了悉业前方不到半尺处!电光石火之间,无法躲开的悉业也挥出了“幻觉概念”来。刹那间,两人身影仿佛重叠,随即又交错开。背对着彼此的两人,同时都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来。“……阁下的名字是?”“悉业。”“悉业啊……也请阁下记住,我叫做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独眼男子便倒了下去。原来在刚刚的那一瞬间,悉业的“幻觉概念”已经巧妙的穿过了他的胸口。因为对方左眼失明,悉业刻意往另一边移动,趁着这个空隙,给予了致命的一击。“这人真厉害呢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悉业你用了超过一成以上的力量呢。”“嗯,他真的很厉害,恐怕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前十人之一吧。”悉业点头同意了。这时候,已经断气的男子体内,射出了许多光芒来进入悉业体内。“哇,真的不简单呢,很多‘速度零件’喔,啊,还有一个‘技能零件’,是……‘村正’,可以吸收自己的体力化作攻击力。”“那位太太……应该逃远了吧。”看着方才对方跑过去的些微足迹,悉业露出了微笑。“为了逃命,我想她会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吧。”“嗯,希望是如此。逃得远远的,然后认定我已经死了,这样子,她也没心情去恨其他的人了吧。”“也是啦,毕竟对一般人来说,自己还是最重要的,一旦真正想到自己会死,谁又敢报仇呢?”因为忌妒而复仇之人悉业来到了人群较为热闹的区域。那似乎是个市集吧,人群熙熙攘攘的,跟其他世界的热闹区域相比起来,没有太大的不同。就在悉业朝着餐厅方向走过去时,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。“你应该是个枪法很好的人吧。”或许是见到悉业的装扮、或者是衣服上隐约可以见到的血迹吧,某个声音从后面传来。“嗯,应该算是吧。”如平常的习惯,悉业用着很直接的态度说着。同一时间,悉业转头,只见一个胖男子从后方的暗处走了过来。“那样的话就好了,拜托你教我枪法吧!”“是为了找谁复仇吗?”“没错!”胖男子用力点了点头。“是为何又向何人复仇呢?”“我要向天下间所有情侣复仇!”“听起来是个好大的范围呢。”黑色回忆不禁插嘴着。“为什么要向‘所有’情侣复仇呢?他们所有人都伤害了你?”“没错!他们全都伤害过我!这些可恨的人,明知道我没有情人,还敢在我面前亲密的走来走去,分明是在取笑我!”“我想他们应该没有想这么多吧。”黑色回忆再度插嘴说着。“确实,沉醉在幸福中的人,是很难察觉到别人的不幸的,不过这似乎并非是种可以惩罚的罪名。”“我不管!总之他们伤害了我!不管有心或无心,他们就是该死!”胖男子执意这么说着,突然,他脸上流露出了冷笑。“为了找他们复仇,我已经进行了很多计画了。你应该知道上个月那家餐厅食物中毒死了十几人的事情吧,其实那是我偷偷在水里下毒的缘故,谁叫那家餐厅总满是情侣,让我看了就痛苦!”“原来如此,可是既然你复仇了,又为什么要找我学枪法呢?”“因为我想尝尝亲手复仇的快感!”胖男子用着自己都不晓得的狰狞神情,说出了这句话来。“他们伤得我这么深,怎么可能简单的放过他们呢?我至今已经杀了数百对情侣了,可是我还是好痛苦,因为他们全都还是继续在嘲笑我!所以我要复仇!只要我亲手杀死他们,看着他们痛苦死去,我想我一定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”“原来如此啊……”“没错,就是这样,所以你一定要帮我!多少钱都可以,反正我家很有钱!你也不用担心教我枪法后会被谁复仇,我一定不会说的,而且我父母亲也认识很多官员,一旦有事,也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!”“……很抱歉,枪法这种东西实在很难教。”听到这句话,胖男子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。“……算了!我还是靠我自己吧!”说着,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像是遥控装置般的东西来。“那是什么?”“是炸弹的遥控器啊。”胖男子笑说着。“就放在对面的餐厅里头,只要按下去后,里头所有人都会死,所有的情侣都会……”胖男子说着,脸上再度狰狞地笑了起来。就在他即将按下那死亡的按键之际,悉业忽然说话了。“虽然我无法教你枪法,但是我可以免费帮你消灭掉一个带来你全部痛苦的人喔。”“真的吗?好!快点帮我杀掉他!多少钱都可以!帮我杀了他!”胖男子兴奋的大叫着,但是悉业却用着怀疑与慎重的语气问了三次。而这三次,胖男子都是同样的答案:“别问了!就是这样,快杀了他!”“好的,那就……”说罢,悉业举起“爱别离”来,朝着胖男子的心脏近距离开了一枪。“这是……怎么……”一瞬间,胖男子连搞清楚情况的时间都没有,就这么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。“我想他自己应该搞不清楚吧……”悉业苦笑着,随即捡起了男子身上掉落的炸弹遥控器,并且小心的将它给拆了。“会让他痛苦的人,其实也就只是他自己啊。”结束复仇的复仇因为不想再回到原本收留他的家族之中,悉业决定随意找间小小的旅店投宿。然而,却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旅店出乎意料的少。“因为跟越多陌生的人接触,越有可能被人复仇吗?”“看样子似乎是如此。”悉业点了点头,脸上不禁露出了苦笑来。“仔细想想,少跟人接触,也确实是种减少被人伤害与伤害别人的消极方式。”“可是这样的话,我想今晚大概没地方可住了。”“无所谓,反正露宿也很习惯了。”说罢,悉业本来打算在街角找块地方将就一晚的,但就在这时……“你没有地方可以住吗?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转过头去,却见一个手上提着菜篮的女性正站在自己的身后。女性年约三十来岁,穿着一般的淡色连身裙与外套,虽然称不上是个大美女,可是温柔的气质让人看了有一种舒服的感觉。“抱歉,我这样问很没礼貌吧?因为任何陌生人来到这个地方,大概都会有这种问题。如果不嫌弃的话,要不要在我家暂住一晚呢?”“为什么?”“啊?什么为什么?”“……不,确实,我没地方住,既然你这么说,那么就打扰了。”看着女性温柔的微笑,悉业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于是没有再询问下去。女性的家就在附近,根据女性的自我介绍,她名叫“恩慈”,原本家里是开旅店的,后来生意不好就收了,相依为命的父亲前阵子才死去……是被人复仇的。“为什么你……”“不去报复是吗?”说罢,恩慈抿嘴笑了笑。“我父亲以前是军人,确实杀了很多的人,杀他的男人也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被他杀死,我了解那种痛苦……如果我想杀他,那我就没资格复仇,但若我不想杀他,我也没必要复仇。”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悉业缓缓点了点头,但恩慈却又笑了笑。“一定觉得很奇怪吧?这样的想法,在这里根本是个怪胎。”“嗯,确实很怪。不过……跟别人不同并不表示错误的。”“……谢谢你。”用完了恩慈所准备的丰盛餐点之后,却见她端起了还剩一大锅的食物来,问悉业一句“要一块来吗”,随即朝门外走了出去。恩慈端着锅子,悉业跟在后头,两人一路走到了距离她家约有百步的一处贫民区。“恩慈来了……”远远看到了她,只见得十来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们,纷纷从破屋子里头走了出来。看这情况,似乎恩慈已经为这些老人们送了相当长时间的食物了。“他们都是没有了子女亲人的人。”目送着拿完食物的老人们离去,恩慈对悉业解释着。“有年战争,我们跟另一国交战,很多男生都被派上了前线,有的战死……有的被处死。”“处死?什么意思?”“……因为战争死伤实在太惨烈了,最后虽然赢了,可是却让人们很痛苦。人们于是抗议政府,甚至要求要有人负责,人们想要复仇,对带给他们痛苦生活的统治阶级复仇。”说着,恩慈突然大大地叹了口气。“因为总有人必须付出代价,领导者们便将战争的责任给了军人,于是……”“于是曾经在战场上视为英雄的士兵,都一一被处死了?”悉业如此说着,却见恩慈用着无奈的神情点了点头。“你说旅馆已经停止经营了,那么钱呢?要供给他们食物,并不算是很小的开销吧?”“我还剩一点钱……之前工作时存的,我希望……能够在自己到极限前帮助他们。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微微皱起了眉头来。翌日清晨,悉业见到恩慈拿了一束花,前往屋子后方的山丘。好奇跟上前去,见到的却是一大片的墓园。“就算法律已经如此规范,但杀人的行为还是不会停止。”发现到悉业跟来的恩慈,并没有多说什么,当她把花一朵接着一朵地放在墓碑上时,对悉业这么解释着。“报复的法律是为了阻止杀人才成立的,但却也成为了杀人的利器,可是到了这时候,就算想要改变正确,但是却已经无法解决了。”“因为被人复仇的人,需要这法律才可以复仇回去。”“没错。没有一个人愿意仇恨到自己就结束,当自己爱的人受到别人的复仇时,不管如何也要找对方复仇,明知道结束比较好,但却没有人愿意在轮到自己的时候结束,于是……谁也放不下手啊。”恩慈用极为憔悴虚弱的声音这么说着,不知为何,悉业总觉得对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。正当悉业感觉到不对劲之际,忽然间……“你的死期已经到了!”一个少女跑到两人前方,手中拿着枪的她,颤抖地指着恩慈。看到少女的出现,恩慈毫无一点的怀疑与惊讶。“我已经让你多活了一个月,现在时候已经到了!”少女说着,走上前了一步。“就是因为你这女人莫名其妙的审判,我父亲才会死不瞑目,我母亲也才会伤心欲绝而死。”听到了这些话,恩慈淡淡地微笑着。“再给我三分钟好吗?我想解释清楚。”“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少女说着,但却没有开枪,恩慈于是点了点头,开始诉说。“几年前……我是个审判者,那是一个裁决人是否该复仇的职业。因为有很多想复仇却无力的人,那样的情况下,他们可以请求政府帮助复仇。”“没错,这是我们的权力,杀死那个把我父亲害死的男人!”“就算那个男人是无心的?就算他是因为想救自己孩子,而误杀你父亲,也一样?”“没错!都一样!杀了我父亲,所以我要他偿命,可是你却剥夺了我们的权力!你让我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因病死亡,而不是死在我们的手中!”“所以你要杀了我……因为有人必须死在你手中。”说着,恩慈一步步走向了少女。同一时间,悉业举起枪来对准了少女,但却被恩慈阻止了。“不要这样……她是个好女孩,爱自己的家庭,还很仁慈……答应让我多活一个月。”说着,恩慈突然咳了几声,吐出了些许鲜血来。“我已经……没几天可活了,所以就让我……用最后的生命教你吧……”只见恩慈沾了自己鲜血的手,抓住了女孩的枪来。“阻止仇恨的唯一方式……这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到的。”说完,枪声传来,恩慈的胸口被少女枪的子弹贯穿。顿时之间,鲜血喷在女孩的脸上,眼前的一幕让她吓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跪倒在地。“用‘自己’来结束复仇吗?”“嗯,因为所谓的仇恨,也是从‘自己’开始的。”悉业点了点头,摇头露出苦笑,但就在这时,女孩却像是发疯似的笑了。“呵呵呵……我才不上你当呢,你都快死了才自杀有什么用?我不会有罪恶感的!你想要让我有对不对?杀了你……我只是觉得很快乐!哈哈哈……”突然间,悉业冲上前去,甩了少女一个巴掌。“即使活到最后一日,她还是尽力去帮忙别人,你敢说自己有资格杀她?”悉业微笑的问着,但那神情让人害怕。突然间,少女哇哇大哭了起来,因为那种罪恶感已经再也无法掩饰了。“阻止别人复仇,不是为了保护杀人的人被杀,而是为了保护想杀人的人。”看着恩慈的尸体,悉业喃喃地说着。“总觉得好空虚呢。”黑色回忆看着眼前这片广大的坟场,不禁说出了这句话来。“对啊……因为这是个可以复仇的世界嘛。”语罢,悉业叹了口气,感觉到这个世界没有他要找的事物的他,转身离开了这个世界……有时候乍看之下,命运或许不公平,有时甚至是坏的,可是我们可以选择当个把世界变好的人,而不是只有乖乖的当个把世界变坏的人。

原标题:王者荣耀重做后廉颇太强?他们完美克制,最后一个打他不掉血

  原创 Rookie君 UTAM

,,网上手游棋牌平台
 


Powered by 太阳城投注平台网址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