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动态

听起来似乎很辛苦呢

位于分歧点的商店悉业所在的,是个名为“分歧点”的世界。那是个小到仅比一间教室略大的世界,可是其作用却能够联络所有的世界。“分歧点世界”中只有一间建筑物,那是家商店。“欢迎光临。”每当有人走入商店中时,里头唯一的店员兼老板的女性“空砂”,便会如此打着招呼,而今天也不例外。因为悉业的相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低,因此空砂仿佛比悉业略大,坐在商店的柜台之前,用手腕撑着下巴,当悉业进入了商店之中时,露出了一种给予老朋友才有的微笑。“还是没有找到吗?”“很遗憾,确实是如此。”悉业回答着空砂的问题,并苦笑着。商店里头有卖两种商品,一种是武器弹药等补给品,另一种则是“门”。通到其他世界的门,来此的所有旅人们都是用这个方式,前往其他的世界中旅行。每个旅人都会拿到一本《乐园启示录》,凭着这个,旅人们可以随时回到这个“分歧点”并前往其他地方旅行。每个旅人旅行的目的不尽相同,有人只是单纯为了无止尽的旅行,有人则是为了找出心中的理想国,可以让自己一展长才的国度,而悉业旅行的目的,则是为了找寻一条传说中通往乐园的道路。每一扇门开启的时间仅仅只有七秒钟,而通往的世界也是随机选择,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。简单说来,这纯粹是靠运气,有人或许在三个世界的旅程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世界,也有些人尽管前往了数百个世界之中,也无法找到一个自己真正想要的世界而继续旅行。曾有个因肥胖与自卑而很想要力量的人来此,结果到了一个吃根茎类植物就会变强的世界,于是擅长暴饮暴食的他,就成了那个世界最强的人,虽然之后据说因为过度肥胖,睡觉时无法转身而被自己闷死,但至少他确实到了一个他想要的世界中。又曾经有个好色的人,来此进入了一个男人可以娶数十位老婆的世界,从此大享齐人之福,虽然最后他因为老婆们争风吃醋,最后被忌妒心强的大老婆毒杀,但他也确实到了一个他想要的世界。跟他们相比,悉业算是很不幸的了,因为至今已经前往数十个世界的他,依旧没有找到通往乐园的道路。“之前那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呢?”“一个为了复仇而存在的世界。”“哎呀,听起来似乎很辛苦呢。”“对啊,光是活着就很疲惫呢。”“那么你现在打算要再前往其他世界啰?”“是的,就拜托你了。”“别客气,毕竟这是做生意嘛。”这儿用的货币并非是钱,而是一种被称为“化魔魂”的事物。那是种随机出现在其他人身上的东西,每当悉业在其他世界杀了对方,除了一般的零件之外,有时也会出现这样事物来,跟业一同进入黑色回忆的体内。不过,并不是随便胡乱杀人就好,通常“化魔魂”只会出现在一些主动要杀悉业、又或者思想极度偏激者的身上。“化魔魂”等于是一种通用货币,每当到一个世界,就会自动变成那个世界使用的钱财。因为每个世界的来去之间,钱财是无法带走的,当通过大门时,金钱这样东西会自动消失,正所谓“千金带不走,唯有业随身”,因此“化魔魂”是每个旅人身上极为重要的物品。而在上个世界之中,悉业分别从独眼男子与胖男子身上,得到了一个“化魔魂”。“一路顺风。”当用“化魔魂”交换了新的门开启后,空砂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来,并且目送着悉业的离去。名为保护的禁止跟之前的世界相比,这个世界似乎进步了许多。当然,这是单纯以外观及科技而言的。街道上头大楼林立,城市排列的井然有序,街道上看不到纸屑。事实上,连一个人都看不到。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难道跟上上上次的世界一样,整个城市都被病毒感染了?”“不大像,如果是那样的话,现在应该早就有僵尸之类的东西冲过来了。”悉业说着,继续朝着前方走去。这时候,这个世界的时间大约是下午六点左右,天色仅是黄昏,没道理街道上空无一人。“悉业,你看,周围有好多好多的监视器耶。”黑色回忆如此提醒着,悉业于是向周围看去,果然见到数以百计的监视器排列在大楼的墙上。监视器全都是采定点式的,但由于数量极多,因此反而不会有任何死角。从这样看来,只怕这条街道上的一切,都会清清楚楚的被拍摄下来。继续往前走去,悉业来到了大马路上头。依旧还是空无一人,看不到任何的人或者是车。一旁的高楼顶端,放着巨大的电视墙,里头正在播放着奇妙的广告……“最新型的电击保护环,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全而设计的。”电视画面中一个笑得颇廉价的女性,拿着手中称之为“保护环”的项圈,并说出了这般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台词。“为了孩子们的安全,保护环采用电子密码锁,除了设定的家长之外,没有人能够打开。卫星追踪系统,让您不管何时都可以调查出您小孩的位置,如果登陆于网路上,还可以了解他的交友情况。”“听起来好像很不错嘛。”黑色回忆说出了这样的评论来。“对啊,对一只宠物而言确实不错。”“如果您的小孩不听话,不愿意回家,违抗您的旨意,不肯用功,只需要按下遥控器上的‘教导键’,项圈就会发出轻微的电击来。”一面说着,电视画面中的女子一面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按钮来,同时,画面后方示范的小孩则痛的在地上打滚求饶着,并且说出了似乎是已经设定好的台词:“妈,对不起,我以后一定会认真用功念书的。“多功能保护环‘母爱三型’,现在正特价中,一次购买两条,还会附送戒指型,让您的先生不敢随便花心。”广告到此结束,悉业脸上则不禁露出了苦笑来。“这里真是个神奇的世界啊。”悉业苦笑着叹气道,因为他有种预感,这儿大概依旧不是他想找的世界吧。绑架孩子的父母ⅰ一个小时之后,悉业还是没有遇到任何的人,但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,奇迹却发生了。只见原本闭锁起来大楼忽然打开了,从里头狂奔出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女来。但这同时,又有许多人追在那少女的身后,似乎想把她给追回来。“救救我!你是‘aw’的人吧?快救救我!”被追捕的少女看见悉业,立即冲上前来。就在这个时候,追捕少女的人也将两人给团团包围了起来,总计七名男性,身上穿着类似部队战斗用的特殊服装,手上拿着类似电击棒的长型武器,用着训练有素的阵型包围着两人。“你也是逃亡者吗?”带头的男性问着,他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坚硬,几乎没有一丝柔软。“我要从哪里逃到哪里,才算是你所谓的逃亡者呢?”“只要是从‘安全学校’逃出的人,都算是逃亡者!”“所谓的‘安全学校’是?”“别装傻!你这陌生的人一定是aw的人吧!快点把被你抓走的女孩交出来!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不禁苦笑。“你所谓的被我抓走的女孩,该不会是现在躲在我后面、紧抓着我衣服的这位吧?”“别跟他们废话了,快点攻击啊!”突然,后方那名“被悉业抓走的女孩”这么说着,并且将悉业往前一推。霎时之间,见到悉业前进的男子们,也立即做出反应来。只见他们纷纷开启了手中那电击棍的开关,并且朝着悉业挥来!“真是的,难道没有一个世界可以不需要动手吗?”黑色回忆在一旁抱怨着,而悉业则是苦笑的躲开了前后三人的夹击。“能够不需要动手的世界……大概就是‘乐园’(nirvana)了吧。”说罢,悉业将双手一挥,只见得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同时出现在他的左右手上。“最后一次警告,停止你们的攻击。”说着,悉业举起枪来,同时瞄准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。但不等悉业开枪,只见眼前这七名男子,纷纷启动了一种类似能量防护的装置来。顿时,但见一道薄薄的光膜笼罩着他们。“不妙啊,悉业,这些东西一般子弹打不穿喔。”黑色回忆用着她的能力,替悉业分析出了这样的结论来。但在同一时间,不等到悉业做出反应,对方便开始动作了。可能是因为有恃无恐吧,这七名男子毫不犹豫的朝着悉业杀了过来。一时之间,由于那层保护罩的影响,悉业几乎无法反击。“真没办法,还以为可以节省一点的……”悉业苦笑,同一时间,迅速的替换了两把枪的子弹。“既然一般子弹打不穿……那就用特别的子弹。”说着,悉业开枪!顿时之间,黑色的子弹击发出去,伴随着破空的强烈鸣响,瞬间贯穿了敌人的防护光膜。悉业现在用的名为“讨魔弹”,原本是针对人类以上的特殊敌人用的,攻击力与穿透力很高,缺点是极为昂贵。“花钱来杀人……感觉真不好啊。”悉业苦笑着,随即看向了剩余的六名男子。“停止吧,我真的不喜欢杀人。”悉业用着平静的语气说着,但对方很明显的并不领情。只见余下六人重整了队形之后,继续朝悉业猛攻!然而,明明有着可以穿透敌人防御的“讨魔弹”,悉业却迟迟不打算使用,只是一个劲的躲避。正当黑色回忆有些看不过去,想出声之际,忽然, 澳门葡京网上开户平台悉业开枪了!这一枪非同小可,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官网子弹用着极快的速度, 正确的倍投6种方法一次穿过了两人!原来悉业为了节省稀少的“讨魔弹”, 太阳城投注平台网址竟然刻意等到敌人排成一直线的时机射击。子弹穿过了第一人的心脏,打入第二人的胸口,接着打在第三人脑袋前的保护罩上。虽然因为子弹到此已经缺乏动能无法贯穿了,但这般神技,却已经让余下四人无不骇然。“撤退!”带头的大喊一声后,四人用着避开追击子弹的绕行方式,迅速离开了此地。“好厉害!你是aw的人对吧?”当敌人离去之后,先前的女孩突然扑上前来,抓着悉业兴奋地说着。“我叫‘海丽’,是一直跟你们在联络的人啊!”“……不好意思,我想你搞错了,我不是什么aw的人。”悉业摇了摇头,只见自称为海丽的女孩先是一愣,随即露出了黯淡的失望神色。然而,不等悉业发话,海丽却突然又笑了起来。“算了、算了!反正不管如何都已经逃出来了,真令人高兴啊!”“这个女孩真是开朗的要命啊。”黑色回忆不禁这么说着,但海丽却突然回过头来。“错了,这叫做面对现实。”绑架孩子的父母ⅱ算是半强制性的,悉业与这位自称为海丽的女孩子同行。同时,悉业也向海丽询问起了这个世界的状态来。“我们这儿除了法律之外还是法律,一切都是以法律为准的。”“了解,你的意思是说,现在这状态也是法律规定出来的啰?”“嗯,差不多吧。”海丽稍微考虑了之后点了点头。“真不可思议啊,法律难道规定人类要灭亡吗?”“嗯,几乎可以这么说喔。”原本黑色回忆只是自言自语,但却没想到海丽真的回应了,而且答案又是如此匪夷所思。“你的意思是说,法律规定出了什么荒谬的决定吗?”“荒不荒谬我是不晓得啦,不过有很多事情让人觉得‘好像怪怪的’就是了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就是那种虽然大家都说对,世界就是如此进行,可是就是觉得奇怪的感觉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悉业点了点头,因为总是从一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的他,还颇能体会这种感觉的。“就像法律规定,‘为了防止伤害人的行为,禁止贩售任何刀具,包括菜刀与指甲刀’,或者是‘为了不使落叶影响道路干净,禁止使用树木装饰街道’这样的法律,大家都说这样,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。”“确实是很怪没错。”黑色回忆忍不住插嘴说着。“为什么你们会愿意接受这种法条呢?”“我也不清楚,从历史上看来,法律一开始也不算严格的,只是后来慢慢严格起来了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嗯……好像是百年前吧,详细时间我也忘了,有些诈骗人的团体,会到处骗人的钱。政府为了阻止,于是决定了一个法条,他们调高了交易时的税金,买任何东西的人,都必须交其中的百分之五十给政府。”“……好神奇啊。”“嗯,我也这么觉得啊,不过书上说‘为了人民好,些许权力被抹杀是必要的牺牲’,当初反对的人,全都?为‘妨害国家进步’的罪名给驱逐了。”“不过这样一来,应该没有多少人会买东西了吧。”“对啊,除了必要的东西,人们几乎不会做额外的消费了,大家都躲在家中,进行不需要钱的娱乐。而接着之后,政府又颁布了其他法条。”“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两个吧?”说着,悉业往周围看了一眼,还真的在道路旁看不到任何的“真正树木”,全都是人工假造出来的。“如果我记得没错,这种情况就叫做‘因噎废食’吧。”悉业说着不禁微微苦笑。“因为担心落叶所以不准种树,因为担心伤人而停止任何刀具的使用,乍看之下问题似乎解决了,但其实只是用更大的问题来压过另外一个问题罢了。”说着,悉业抬头看海丽一眼。“我还有两个问题。”“嗯,尽管问吧。”“追捕你的人是谁?aw又是什么?”“追捕我的人是‘保护学校’?你应该不晓得吧,因为以前有多起绑架案的发生,父母亲们要求政府尽快解决,于是政府想到了一个方法……”“该不会是在小孩没被绑架前,先把小孩给绑架吧?”黑色回忆这么问,而看着海丽点了点头的悉业,不禁苦笑了一下。“政府强制父母亲在小孩出生满五岁后,就必须送入‘保护学校’,而在那里,小孩会受到完整的保护,但由于安全,禁止任何人探望小孩,包括父母,甚至不会告诉父母自己的小孩送到哪里去了。”“连父母都必须隐瞒?”“对啊,因为曾经有几次,父母偷偷跑入学校中绑架自己的小孩,企业动态后来他们还被枪决了呢。为了防止悲剧再度发生,政府下令,小孩在哪所保护学校的情报,也必须完全隐瞒,也禁止小孩与父母联系。”“……那什么是aw呢?”“‘anotherworld’,是个纯粹自由的团体,那里的人会种真正的花草树木,可以养真正的宠物,生出来的小孩也会让父母自己照顾,结婚对象也可以自由选择,每天可以九点起床也没人管你,吃饭时就算想先把主菜吃掉也是你的自由……总之是逃避这个地方法律的乐园,虽然每个人都说那只是骗人的传说,但……我相信那是真的!”“听起来,这个乐园我们还满常遇到呢。”伴随着悉业的苦笑,黑色回忆如此调侃着。完美的规则ⅰ继续向前,两人来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。远远看过来,这里立着一座高高的塔,也是因为如此,悉业与海丽才会朝这儿走来。但当两人来到塔下的盆地前一看,这才发现到眼前惊人的一幕。只见围绕着那高塔的,是一层层回旋于塔边的阶梯。阶梯共分两道,一道由下往上,另一道则是从顶端回旋下来。这时,有着成千上万名的男女,他们穿着几乎一样的衣服,男的一律是黑色西装与公事包,女的则是稍浅色的套装与侧肩皮包。他们分成了两排,用着同样的速度、同样的神情、同样的距离、甚至是同样的脚步,朝着顶端走去。而到达了顶端之后,又继续往下,如此周而复始,仿佛无有止境。“这到底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海丽一脸无法理解的大声问着,但悉业却只能苦笑。“我正想问你呢。”“这群蚂蚁一样的人类,该不会是传说中的上班族吧?”正如黑色回忆所说的,眼前这些人的模样,确实就像是所谓的“上班族”。就在这个时候,这群人突然停下了脚步来,正当悉业与海丽感到讶异之际,他们全都开始离开了塔旁的回廊,进入了一旁类似宿舍的建筑中。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可能是下班时间到了吧。”悉业半开玩笑地说着,但随即却又因为想到这或许是最可能的答案而苦笑。“这到底……到底怎么一回事?难道……这就是我的世界吗?”海丽颓然坐倒在地,总是神情开朗的她,这时也不禁绝望了起来。眼前的这一幕,比什么悲剧都更让人感伤。一想到自己的双亲或许也在其中,就与其他人一样,做着完全相同的事情,被归类为同样的价值,毫无特色的活下去……一想到此,海丽就觉得难以忍受!但在这时,悉业并没有任何安慰她的话,而是朝着塔的方向走去。一见如此,海丽先是一愣,随即拭去了泪水,跟随在悉业身后。“应该就在那里头吧……答案,或者是问题。”完美的规则ⅱ趁着那群“上班族”都离开之后,悉业与海丽进入了塔的内部。圆柱型的高塔之中,是一层又一层的平面楼层,两人一楼一楼的走了上去,但却见不到任何的人,每一楼层似乎原本都有其功用,但已经因为某些原因而被废置了。整个塔异常的安静,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也不知到底爬了多少层,终于,两人听到了一些声音……“这是什么?猫叫?”“不……是婴儿的哭声。”说着,悉业加快了脚步,朝着前方走了过去。只见两人面前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,空间之中有许许多多的仪器。数以千计的圆形水槽,一个接着一个的堆叠起来,仔细一看,里头放的竟全都是小婴儿。正确说来,是胚胎至婴儿之间的阶段。空中飞舞着许多机械,伸出了特殊的机械手臂,将每个成型的婴儿从水槽中拿了出来。“这里就是生产人类的地方?”黑色回忆询问着,但海丽终究只能摇了摇头。因为眼前的一切,早就已经远远超过她在学校中学习到的范围了。但她并不晓得,接下来看到的景象,才真正的超出了她的认知……浮在半空的机械人将小孩取下之后,便统一朝着一个地方飞去。而当悉业与海丽追上前去观看之后才发现,那些机械人竟然将小孩一个接着一个地丢入了巨大的绞碎机里头,绞碎成了模糊的浆状物后,再用管子输到其他婴儿的水槽中供给养分。只见得小孩哭闹着被送入绞碎机里头,传出凄厉的尖叫后就顿时死去。“这到底……怎么搞的啊!”海丽抱头尖叫,再怎么理性的人,看到这一幕都很难不崩溃。“也该解释一下了吧……”突然,悉业转过身去,朝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开枪!原本应该要击中后方墙壁的子弹,这时却在半空中,被一股特殊的力场给挡了下来。就在这时,一个女子突然出现。“光学迷彩……真是有趣的玩具啊。”“玩具?无法理解你的意义。”女子用着毫无抑扬顿挫的语调,回应着他的话。“我叫做‘夏娃’,‘母亲’叫我来指引你们的。”“先回答我们的问题。”悉业用正经的语气说着,就算是他,这时情绪也很难完全平静。“……好的。”“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变成这样?大家都被怎么了?这些婴儿呢?这个塔又是怎么回事?”不等悉业发问,海丽就抢问着。虽然一口气问了这么多,但是夏娃还是用着原本的速度平静回答着。“这个世界变成这样,是因为大家希望变成这样。每个人被植入晶片,由‘母亲’来安排大家的作息,得到最完善的照顾,没有战争,没有任何不愉快。这些婴儿则是为了维持‘人类社会’而存在着的。这个塔就是‘母亲’。”夏娃虽然解释了,但是海丽听得却是一头雾水,正想再问,却不知从何处问起。正当这时,悉业开口了:“所谓大家希望变成这样的这点,可以详细解释吗?”“政府发明了‘母亲’,让祂创造完美的世界。‘母亲’为了人类,制订了新世界的条约。”“条约大致上的内容是什么?”“‘防止战争’、‘防止疾病’、‘防止一切伤害人类的事物’。”“如何防止?”“以晶片管制人类思想,阻止他们有任何自我意识。”“原来如此啊。”对话到此,悉业露出了稍微明白的苦笑。“那什么叫做维持人类社会的存在呢?”“‘母亲’得到的结论。把人类社会分成了数个阶段,成长、学习、工作与死亡。”“讲详细一点。”“人类的诞生阶段称为成长,学生负责学习,而后植入晶片工作,最后死亡。”“胡说!如果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小孩被杀?”“被杀?无法理解你的语意。”夏娃回答着海丽的话。“‘母亲’发现,人类活着就是为了死亡,而长时间的活着又充满了痛苦,可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就必须要有小孩的诞生,于是‘母亲’决定,继续让人类诞生,并且直接让他们进入死亡。”“胡说八道!这是什么歪理啊?”“歪理?错误。‘母亲’的答案是‘真理’。历史证明,人类的生命过程毫无意义,创作、科技、发明,遗留下的只有无意义的情报,活着,是浪费。”听到这句话,海丽再也忍不住的要冲上前去,但却被悉业给拉住了。“‘真理’啊……我还真想见见那位‘母亲’呢。”“不许可。位于顶点房间中的‘母亲’,是除了发明者以外的任何人都不可以碰触的。”“这样啊……那用武力解决吧。”苦笑着的悉业,瞬间抽出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来朝着夏娃射击!然而,十数发的子弹却全都被透明的力场于半空中挡下来了。“无意义。停止攻击。”悉业不回答夏娃的话,继续冲上前去,一瞬间“幻觉概念”出现于手中,朝着夏娃砍去!然而,结论依旧与先前一样,刀在半空中就被挡了下来。悉业并未气馁,猛然一跃,想从上方穿过夏娃的防护罩。但谁知,夏娃却瞬间跳起,挡在悉业身前,以防护罩将他推了回去!往后飞去的悉业,凌空改变了姿态,安全的飞落于地面,同时,将“讨魔弹”换上。“无意义。防护罩的能量来自于地下的阳电子反应炉,可以突破的人类攻击……不存在。”“她说不存在耶。”黑色回忆突然笑说着。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“那还用说吗……”回应着黑色回忆的窃笑,悉业苦笑着,同时收起了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。突然,两个人同时吼道:“突破给她看!”霎时,悉业收起了“幻觉概念”来,同一时间,使出了另外一个业。“梵音”——悉业最强的攻击性业。只见一个两公尺长的炮,出现在悉业手中与他身体连结,上头有六个特殊文字,这时一个接着一个地亮了起来,同时,“梵音”的能量开始累积。“无法理解,能量即将超越防护……无法理解……”“因为是人类啊。”说完,悉业按下了机括。霎时之间,一道碗口大的能量光柱射出,瞬间贯穿了防护罩,也把夏娃的身体给打穿了。“不……可……能……”说着,她倒在地上,流出了异于人类的蓝色血液。“好久没用了……威力还是这么惊人啊。”黑色回忆看向远方那因为能量过强而打出的空间夹缝,这么说着。收起了“梵音”后,悉业转过头来。“还有事情要去处理呢。”语罢,悉业朝着通往塔顶的方向走去。但谁知,当他们正打算往最上层移动之际,忽然间,整座塔传出了类似警报声的鸣叫。同一时间,悉业与海丽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。只见得数以千计的机械人,这时已经排排站好,准备要挡住悉业与海丽的前进。“数量……共有一千两百五十,有点让人伤脑筋呢。”黑色回忆调查完了对方的数量之后,对悉业这么说着。“对啊……是挺伤脑筋的呢。”说着,悉业苦笑了一下,同一时间,收起枪来,拿出了“幻觉概念”。“反正不管怎么样,也只能……杀出一条血路!”语罢,悉业瞬间往前冲了过去,而同一时间,机械人也朝着悉业的方向涌了过来。也许是因为担心伤到塔吧,它们全都未有配备武器,也正因如此,悉业几乎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斩杀。“请停止你的动作,我们是朋友。”机械人一面重复着这句话,一面不断试图抓住悉业。“我朋友中才没有金属做的。”悉业说罢,瞬间出手砍了三台涌向他的机器人,但旁边的黑色回忆却突然补充说着。“应该有吧?上次遇到的那群人中就有机器人啊。还有狮子跟稻草人,跟被龙卷风刮过却不死的女孩……”“喔,对了,我都忘了,更正。”黑色回忆与悉业对话之际,他的动作却未曾有所迟缓,只见“幻觉概念”使动如电,顷刻之间就将所有胆敢靠近他的敌人身首异处。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,共计一千两百五十台的机器人,这时全都已经变成了两倍以上的个体数量,散落在这片塔中的地面之上。“真烦啊,机器人身上又没业,打起来真赔本。”黑色回忆抱怨着,而悉业则是苦笑着收起了武器来。就在这时,又一台巨大的机器人从天而降,只见它胸前有着狮头,左手拿着像螺丝起子般的武器,右手持着铁锤,似乎是专门用来战斗用的机器般,全身闪耀著令人难以直视的金光。“……总觉得这是卡通中才会出现的机械人耶。”面对这巨大的敌人,黑色回忆不禁说出了如此的评语来。然而,悉业脸上却露出了有些不耐烦的苦笑来。“真是的……我明明赶时间耶!”语罢,悉业猛然跃起身来,就在他跳得高过对方的同时,拿出了另一个业——“村正”!顿时之间,但见“村正”吸收着悉业的体力,同时化成了比远本长出数倍的刀刃。只见悉业就这么往下一砍,这台巨大的机器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硬生生的砍成了两半,终于,当巨大机械人倒下之后,没有任何敌人挡在前方。悉业与海丽对望了一眼后,随即通往顶层的阶梯奔去。科学家的真理来到塔顶,悉业与海丽顺利突破了通往最后房间的大门,在那道门后,出现了一个老者。周围全都是电子仪器与线路,中央老者坐在一个看起来不大舒服的椅子上,闭上着双眼,头上则戴着一个像是头盔般的仪器。“你们终于来了啊。”当两人走入房间的同时,老者的声音从反方向的萤幕中传来。“你是……”“‘父亲’……或者对你来说,我叫‘aw’。我将这传说偷偷流传,就是希望有人能来。”萤幕中的老者如此回答,接着开始说明原委。“我就是这个世界的领袖。”老者如此说着,“为了让人民有更好的生活,我发明了‘母亲’,原本我以为她是世界上最纯洁的思想体,没想到我却错了。”“所以……事情就变成这样?”“没错,她邪恶的想控制人类,还把我给软禁在这儿,不过托她的福让我想通了,人类的幸福不需要电脑,只要严格地遵守着法律……也就是真理就好了。”“法律等于真理?”“没错,这是我想到的全新理论,你们快点帮我把那条红色的线拉掉,这样我就可以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体中,继续担任你们的首领……没错,这次我会用纯粹的法律带给你们幸福!”“……伤脑筋呢,该怎么办呢?”悉业苦笑着看了看海丽,却见一脸悲伤的她,看着悉业,用力点了点头。“拜托了……这是我的请求。”听到海丽坚定的话语,悉业点了点头。“电脑……并不善良。”说着,悉业缓缓走到了老者的身体前。“但是也不邪恶。”他拿出了袖子中的“爱别离”来。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不要啊!不要啊……”“真正邪恶的,还是人类!”语罢,子弹贯穿了老者的脑袋,顿时,整座塔的运作停止了。外头开始吵杂了起来,虽然声音并不和谐,却让人觉得十分的平静。然而,海丽却突然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。“我们到底该相信什么?一切都是错的?大家说对的都是错的?那么大家说错的又怎么对呢?到底有什么,是我们该继续相信的呢?”顿时,海丽痛苦的大吼了起来。这个时候,悉业上前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“真正善良的,终究也是人类。”语罢,悉业转身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塔顶,同时离开了这次的世界。世界并不善良,但也不邪恶。我们不该过度奢望,更不用绝望。

  快讯|苏农银行:王明华董事、孙杨独立董事的任职资格获核准

,,电竞投注推荐网
 


Powered by 太阳城投注平台网址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