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资讯

机械人杀婴儿的故事

黑暗中的唯一黑暗近乎全黑的世界——这是当悉业进入了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一印象。这个世界非常的小,几乎就如一个私人豪宅般的大小。整个世界是以一栋洋馆为中心,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光线,还是由于洋馆本身的缘故,整栋建筑物看起来近乎是黑色的,给人一种阴森且冷漠的感觉。“ok,换下个世界吧。”黑色回忆故作开朗地说着,但悉业却向是没听到任何话似的,迳自朝里头走去。“果然不行吗……”当黑色回忆抱怨着的同时,悉业也已经走入了洋馆前的庭院之中了。推开了已经微微生锈的铁门,悉业来到了包裹于黑暗中的庭园。那依旧是个荒凉阴森的地方。枯萎的植物仅剩些许在地上苟延残喘着,中央的水池喷出带有泥浆的灰色液体。摆放在大门前的女神像,已经剩下不到二分之一。“悉业……回去啦,这种地方,怎么看都不可能有‘乐园’的道路啊。”“难说吧,不试试看又怎么晓得呢?搞不好乐园就在里头。”“上次你讲这句话之后,就被一群僵尸袭击了啦!”黑色回忆大叫着,很不幸,事情被他说中了一半。但见黑暗之中数个影子窜过,同时发出了威吓似的低吼。定神一看,只见两头狼般的怪物站在他面前,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。“魔物?好久没遇到了呢。”悉业苦笑着,同时拿出了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来。然而,他却没有立即向前方两头野兽开枪,而是将“爱别离”往腰上一摆朝着后方开枪!顿时之间,只听得一声哀嚎,原本打算从后头偷袭悉业的野兽,立即倒地不起。但就在这同一时间,前方的两只野兽也立即展开了攻势。较壮的一只笔直朝悉业冲来,而稍微娇小点的那只却从左侧迂回而来。“真聪明啊。”悉业说着苦笑了一声,随即跃身,两头野兽顿时来不及改变方向,互相撞在一起。同一时间,悉业朝下开枪,将其中一头击毙。但剩下的最后一头野兽,这时候却突然朝上高声鸣叫。一般人只会认为这是死前的哀嚎,但悉业却瞬间发现到,敌方的口中吐出了一道震波般的能量!瞬间,身处半空中的悉业被这股能量击中,整个人朝天空飞去。由于刚刚那股能量的冲击,悉业仿佛昏厥过去。而当他要落下之际,野兽也已经张开大嘴准备享用。可谁知,正当野兽的大嘴朝悉业的脖子上咬去的瞬间,悉业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它的颈子。“抱歉,我不是很喜欢会吃人的宠物。”苦笑说完,悉业将手一捏,野兽的头与身体顿时分离开来。“真是的,衣服都破了,悉业你太大意了啦。”“抱歉,我一时忘了魔物与野兽都有会使用‘业’的可能性。”当悉业这么说着的同时,三头野兽的身上发出光芒来,进入了悉业的体内。“以野兽而言,零件还满充足的嘛,而且还有新的‘技能零件’喔,叫做‘战狼’,是以冲击波攻击敌人的中距离攻击用业。”黑暗中的作家敲了敲洋馆的大门后,不多时,门缓缓地被开启了。替悉业开启大门的,是个穿着睡袍、嘴上叼着烟斗的中年男子。男子大约五十多岁,皮肤异常的白,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没什么阳光的缘故吧。“真是稀奇,想不到会有访客来啊。”看着悉业,男子露出了微笑。招待了悉业进入洋馆后,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女佣,替悉业送上了茶来。“真是好久都没有客人了呢,旅人……啊,对了,都忘了自我介绍了,我叫做奈得,她是布丽芙,职位虽然是女仆,但却像我的家人一样。”自称为奈得的男人自我介绍完之后,悉业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来。“悉业啊,真是好名字呢,悉是了解,业就是……”说着,男人突然从口袋中拿出了小小的本子来写着,但才刚写两个字,他却突然停下了笔来。“……抱歉,老毛病又犯了,不好意思啊,因为职业的缘故,所以有这种坏习惯。”“你的职业是?”“没什么,只是个普通的作家罢了。”奈得刻意轻描淡写地说着,但言语之中却还颇为自豪的。“总之,就是随便写点东西,销售也只是普通罢了,只有三五百万而已。”奈得说着刻意似的大笑了几声。“怎么会呢,老师的作品可是受欢迎得很呢!有很多人支持老师的。”布丽芙在一旁如此说着,而奈得于是笑得更大声了。“哪里哪里,只是虚名罢了,就像天空的浮云……”“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云啊。”黑色回忆小声的唠叨着,而悉业只是苦笑。“就只有你们住在这儿?”“嗯,是啊,早先日子还有些其他的人,不过……”“都死了,被外头的野兽杀死的。”布丽芙抢过了奈得的话来,如此向悉业解释着。一瞬间,三人稍微沉默了几秒。“好了,感伤的事情就不多提了,布丽芙,就麻烦你带他去客房了。”奈得说着,迳自站起了身来。“难得今天有客人来,我又充满灵感了,好,一口气写他个两三万吧。”说着,奈得却又回过头来。“对了,悉业啊,明天醒来之后,可要把你旅行的趣闻说给我听听喔,就当作是住宿费吧。”说完,奈得又大笑了几声,这才真的离开。“老师加油唷。”布丽芙在后头加油着,并且目送着奈得的离去。“我觉得他需要的并不是鼓励耶……”黑色回忆不禁这么小声说着,而悉业依旧还是苦笑。黑暗中的黑暗作家“房间之中的物品请随意取用,如果需要什么的话,就按床头的铃,我会立刻前来的。”布丽芙笑着说完,便转身要走。但却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再度转过身来。“对了,房间书柜中放了老师很多的书,你可以看看唷,我敢说你会喜欢上的。”“……好的,我会考虑的。”“好的,那么晚安。”说完,布丽芙向悉业点了点头,龙虎棋牌城游戏大厅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。“虽然这儿不大像是‘乐园’, 龙虎棋牌游戏APP最新版下载但是待遇还不错嘛。”环顾了一下周遭的环境, 奥迪棋牌龙虎斗官网黑色回忆如此评价着。“刚刚拼命说要走的人不知道是谁呢。”悉业说着苦笑了一下。将随身的小行李袋随意摆放在床上后, 奥迪棋牌城游戏大厅悉业并没有脱下大衣,直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悉业的大衣中,放满了“爱别离”与“怨憎会”的弹药与装备,不是必要,他绝对不会拿下的。可能是想起了刚才布丽芙说的话吧,悉业朝着一旁的小书柜望去。但见半个人高的书柜里头,放满了约有三四十本的精装书。每本书背下头的属名,自然都是“奈得”,从书名看来,这些书并没有什么特别。然而,稍微翻了一下内容后,却不禁让悉业微微感到诧异。“嗯……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那个大叔竟然都写这种东西。”凑过去看了几页后,黑色回忆说出了如此的评论来。原来奈得所写的,全部都些“描写人心深层黑暗”的东西,不论是乱伦、谋杀、快乐杀人、偷窥、强暴……种种人类正常认为背德的事情,几乎都成了小说主题。虽然悉业并不是文学家,但却也看得出,奈得的文笔确实好的惊人,对于故事的描写,剧情的设定,人物与情感的刻画,都可称之为极品,而且,里头的创意与对人性黑暗的描写尤其突出,写的几乎是会让人毛骨悚然,仿佛这般恐惧随时都有可能席卷而来般,令人难以喘息。总之,奈得会卖个百万本确实是有他的实力,只是……“悉业,怎么了,不看了吗?”当悉业阖上了书之后,黑色回忆讶异地问着。“嗯。”“为什么?他写的很好看啊。”“确实不错。”说着,悉业却露出了苦笑来。“那为什么不看下去呢?”“这个嘛……可能是因为我已经看过太多了吧。”语罢,悉业也不多解释,倒头就睡。黑暗中的黑暗故事早晨……正确说来是悉业醒来的时候。被布丽芙的敲门声给叫醒的他,被带到大厅享用丰盛的早餐。而在那之后,同样用餐的奈得找他来到了书房。就如昨天所说的,奈得向悉业询问了过去旅行发生的事情。只不过,懒得讲这些的悉业,只是负责补充或订正黑色回忆的描述罢了。“(前略)……后来啊,悉业就把追迹者击败,接着又把实验室的自爆装置启动。”黑色回忆说着是口沫横飞,而奈得则是听得津津有味,一旁的悉业却只是苦笑。“突然觉得,今天换成我是‘业’了。”悉业淡淡地抱怨了一声。“(前略)……结果没想到,最后一个使徒竟然是人类外型,而且还是美少年,他想潜入到基地的最下层,幸好我跟悉业及早发现,追上去把他给解决掉了。”黑色回忆一个世界接着一个世界的讲,而奈得则是一则又一则的拼命记。但最让奈得感兴趣的,并不是那个世界的敌人或者危机,而是些一般人听了会皱起眉头叹气的部分。像是之前世界中,那位想复仇的母亲,又或者是上个世界中,机械人杀婴儿的故事。每当讲到了这类的主题时,奈得的眼睛都瞪了老大,拼命提出问题来。大约三个小时后,今天故事大致说得差不多了,行业资讯黑色回忆这才停了下来。“真是不简单啊,想不到你们到过的世界这么的多,而且这么丰富。”奈得一面说着,眼睛却看着自己厚厚的笔记,似乎是因为得到很多灵感而开心吧。“我看过你的书了。”突然,悉业说出了这句话来,登时,奈得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。“写的怎么样?你喜欢吗?”奈得刻意轻描淡写地问着,但眉宇之间却是充满了期待。然而,悉业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“‘人类最古老而又强烈的情感是恐惧,恐惧中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,则是对未知的恐惧’,这句话似乎常常在你书中被用到呢。”“对啊,你不觉得是句经典名言吗?我可是信奉着这句话,才能写这么多作品出来的。”“这样……不可悲吗?”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“认为这样的人,认为人的情感源于恐惧的人,不可悲吗?”“有什么好可悲的呢?”“感觉就像是自暴自弃。”“为什么要这么说?”“因为我就是如此感觉。”悉业说着,叹口气露出惯用的苦笑。“恐惧这种情绪一点都不重要,事实上,我看过太多事情是因为恐惧而恶化的。”“……解释一下吧。”可能是对悉业的想法产生了兴趣吧,奈得的语气比较平静了。“我在一个世界中,看到了为了救孩子而牺牲的母亲。又在另一个世界,看到了为了伴侣而牺牲的丈夫。但我又在其他世界中,看到了怕死而使得数百万人牺牲的领导者,也看到了恐惧失去而杀了爱慕之人的男子。其实……恐惧就是自私的一种展现,而自私……绝对不是人类的原始感情。”悉业最后的这句话,明显的挑战了奈得的想法。因为在他数十本的作品中不断展现的主题,不外乎是“人人都自私”、“人人都邪恶”、“没有真正的善良”,这些灰暗、偏激却又容易感染他人的想法。“……抱歉,我大概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。”说着,悉业苦笑着站起身来。“慢着。”突然,奈得叫住了他。“告诉我……如果人的基础情感不是自私、不是恐惧,那又是什么?”听到了这个问题,悉业沉吟了许久。这时,奈得的脸上露出了扳回一城的笑容。“我自己不敢说绝对是这样,但我想……是脱离一切痛苦得到永恒快乐的渴望吧。”瞬间,奈得脸上的表情僵硬了,刚刚胜利的笑容登时冷却下来。他试图要找出话来反驳,但是脑中不管转了几次,就是挤不出半个字来。“出去吧……我要冷静一阵子。”说罢,他挥了挥手,悉业于是走出了书房。黑暗中的真实故事“悉业你怎么了啊?特意去说这种话。”才刚走出了书房,来到了外头长廊上后,黑色回忆立即问着。“因为我跟他很像,只不过不一样?”“啊?很像?不一样?”“他认定人间是地狱,可是我……却向往着天堂。”“……你在演歌剧院的怪人吗?”黑色回忆这么说,而悉业只是苦笑了一下。当悉业从书房前的长廊走回自己的房间途中,但见布丽芙端着一个盘子迎面走来。盘子上放着一些点心,旁边还有着个冒着蒸气的大杯子。“下午茶?”说完这句话的悉业不禁苦笑,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下午。但尽管如此,布丽芙还是笑着点了点头。“老师他每天这时候都有这习惯,尤其要喝一杯浓浓的茶呢。”布丽芙说着,脚下并未停留,继续朝著书房方向走去。目送着对方的离开,黑色回忆却突然发现到,在刚刚布丽芙经过的陆上,掉了一支红色的钥匙。“这会是哪儿的钥匙?”“……重点应该是,为什么会掉在这儿?”悉业说着,朝着布丽芙刚刚离去的方向望去,同时将钥匙紧握着。洋馆的本身其实并不是很大,被锁起来的地方更是没有几个。理论上而言,上锁的机率也不高。因为这里几乎没有其他的人,不用担心小偷,就算东西被偷也很快能查出来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在这个世界里头会有上锁的房间,其实挺令人怀疑的。而此刻,悉业就站在那令人怀疑的房间门前。那是个位于洋馆一楼角落的门,毫不起眼,可是却存在的很突兀。因为它所处的位置不像是储存食物的仓库,更不像是放置贵重物品的宝藏室,可是若说只是个杂物间,那更是根本不必上锁才是。悉业拿出钥匙来,轻轻地放入了孔中,确认完全放入后,试着转动了一下。顿时,只听“喀啦”的一声,锁就这么被打开了。推开门,悉业发现到,这道门并没有什么生锈的迹象,也就是说,这儿并未长期被废置。走入其中,迎面见到的却是个通往地下的阶梯。由于里面是一片黑暗,悉业于是从大衣中拿出了“灯石匣”来。那是种会发出相当光度的矿石,一旦与空气接触就会开始发光。悉业将其开启,顿时,周围变得一片明亮。走入了通往地下的阶梯,接着出现在悉业面前的,是个巨大的地窖。庞大的空间中,放了数十个长方形棺木,棺木上都一一写着日期与数字。“啊,果然又是啊,悉业赶快走,它们等一下就会复活了啦!”“放心,这个洋馆可不是之前那个洋馆。”悉业说着苦笑了一下,接着用空出来的手轻松拉起了石头做成的棺盖。只见里头躺了具尸体,从状态上看来,死因似乎是因为被人砍下了脑袋。接着下来,悉业又陆续搜索了其他的棺木。每个棺木中都躺了具尸体,由状态上研判,他们是依照棺材上的编号先后被杀。棺材一共二十三个,尸体也是。令人在意的是,第二十四口棺材已经放在那儿,似乎等着别人躺进去。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“黑色回忆……你还记得,奈得目前出了几本书吗?”“嗯……好像有二十几本吧。”“第一本书,故事在写一个喜欢偷窥别人的男子。第二集……杀人的母亲,第三集是幼童杀人魔……”“……该不会?”突然间,黑色回忆理解了悉业的推测。确实,二十三口棺材,代表了奈得的二十三本书。而这二十三具尸体,就是书中的反面主角。“太夸张了吧,只不过是个小说,有必要……”正当黑色回说着的同时,却听得一个脚步声从后方传来。悉业缓缓转过身,只见手中拿着斧头的奈得,这时已经站在悉业的身后。“果然你也是啊!”突然,奈得愤怒的大声吼着。“也是什么?”“也是为了邪恶的想法才接近我的人!”“就跟他们一样?”“没错!跟他们一样!”说着,奈得开始细数着每个人的罪行。“这家伙想要取代我,每天监视着我,想要变成我,当时我还天真的以为,他只是个很喜欢我作品的读者才特别将他留下的。而这女人……成天幻想着别人会抢他腹中已死的孩子,所以要杀了所有接近他的人。还有这个小孩……”奈得将每个人的罪状都完整地说出,然而,其实这些都是他的小说情节罢了。“你又是为何而来呢?啊!我懂了,是为了我将完成的稿件对吧?”“这个创意稍微差了一点。”悉业苦笑着,但对方完全不理会他的话。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叠纸来,洒满在天空。“这是我的原稿,你拿啊!反正你已经活不了了!”说罢,奈得举起斧头朝悉业砍来。然而,悉业却一举手,使出“战狼”,瞬间将奈得打倒在地。“真弱啊……”黑色回忆不禁这么说着。毕竟奈得只是个写作者,身材也不健壮,如果是偷袭普通人也罢,但想直接对上悉业,实在是太勉强了。“为什么一定要认为别人是邪恶的呢?”“因为他们就是邪恶啊!你也一样,你要杀了我,抢走原稿对不对?”“……是因为,不去说别人邪恶,你担心自己就是邪恶的对不对?”“胡说!你在乱说什么?”“原来如此,原来是这样啊,你也意识到了吧,自己会想到这么多邪恶的事情写出来,是因为邪恶也藏在你的心中,但为了逃避这种事实,你把错误全都推给了别人。”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!”“说是要写出人类心底深处的黑暗面,结果却发现到自己是最黑暗的……真可怜啊。”说罢,悉业苦笑着,不想再理会对方,决定要离去。但谁知,奈得却依旧不死心的想要爬起。就在这时,他的眼睛看到了斧头的利刃处,那如镜面般的刀锋,将自己的狰狞面目给照的一清二楚。“你是谁?这么邪恶的人是谁?”顿时,奈得大声吼着。“就是你自己啊。”“不!不可能!他不是我!对!其实我根本不是我!我……我被其他人控制着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!一定有人控制着我,所以我才杀了这么多的人!可恶!我被人控制了!”“……这样的结论很令人高兴吗?”看着奈得开心的神情,黑色回忆不禁问着。“或许吧……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时,确实有人会误以为比较轻松。”语罢,无视于已经崩溃的奈得,悉业往出口走去。在这时,布丽芙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下。她没有看悉业一眼,迳自走到了崩溃的奈得身旁,轻轻地抱住他。无意间,悉业发现到有张原稿掉在自己脚边。出于一种好奇吧,悉业捡起了原稿来一看,顿时,露出些微讶异的神色。“……巧合吗?不是吧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悉业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临走之前,悉业将原稿放回到地上。只见上面有一行写着:这个女人为了独自占有他爱的男人,不惜在他的茶中下毒,那是种会让他精神失常、整个人处于疑神疑鬼状态的药物,女人用这个药,让男人以为其他人都会加害自己,于是杀害了其他的人……当然,这部作品最后并没有出版。“悉业,人到底是善良还是邪恶啊?”离开了那个黑暗的世界之后,黑色回忆突然提出了这问题来。“嗯……我不认为答案是邪恶。”“那么答案是什么呢?”“嗯……这很重要吗?”“当然啊……难道不重要吗?”“如果答案是邪恶,我们就是邪恶的人吗?如果答案是善良,那世间难道就没有会伤害别人的人吗?”“呃……算了啦,不管了不管了!不想了啦!”听到这句话,悉业露出了苦笑来。“或许这是最好的答案。”语罢,他踏入了“分歧点”的商店之中,准备下一趟的旅程……地球笑着月亮上名为月蚀的黑影,却不知那是地球自己的影子。

原标题:PS4吃剩下都能当首发,看完微软这波骚操作,索尼笑出了声

,,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
 


Powered by 太阳城投注平台网址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